发布日期 2020-01-08

【长城评论】束昱辉获刑,打击传销不能只是“权军覆没”

原标题:【长城评论】束昱辉获刑,打击传销不能只是“权军覆没”

●特约评论员 于平(江苏)

据新华社报道,2020年1月8日,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对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权健公司)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一案依法公开宣判,认定被告单位权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12人均构成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依法判处被告单位权健公司罚金人民币一亿元,判处被告人束昱辉有期徒刑九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万元;对其他11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三年至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对违法所得予以追缴,上缴国库。被告人束昱辉当庭表示认罪服法。

束昱辉获刑,许多人拍手称快。然而,也有人也表示不满,觉得9年刑期轻了。而且对被告单位权健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5000万+1亿的罚金,看似金额巨大,可权健之前请一个足球外援恐怕也不止这个价,而相对于束昱辉及权健这么多年聚敛的惊人财富,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。

但不管这样怎样,这个判决依然具有标杆的意义。毕竟传销,尤其是保健品传销肆虐这么多年,刑事司法对这一乱象的关注远远不够。许多传销事件,往往媒体曝光后就不了了之,即便有个别能洗白进入司法环节的,相关的追究和惩处也往往不痛不痒。例如,此前在吉林蛟河市法院审判“权健涉传销”一案中,权健只有两名高管被判刑,而且只判了缓刑。

因此,打击保健品传销,亟需抬高违法的成本,尤其要让那些拿着直销牌照,却公然拉人头、发展下线,行传销之实的保健品企业,付出沉痛的代价。就此而言,束昱辉获刑不过是一个起点,打击传销也不能只是“权军覆没”,对于权健之外,那一个个隐秘的保健品帝国,也亟需展开进一步的法律行动。

事实上,权健的倒掉,也并未让某些涉嫌传销的保健品企业有所忌惮。如就在上个月,“单亲妈妈食用某企业的保健产品后,一年内3次被下病危通知书”的新闻,就引起舆论关注。吃了他人推销的产品之后,单亲妈妈方湘钰因为心肺功能严重受损经历了三次住院抢救、被医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、11岁儿子无人照顾,欠下巨额治疗费……代价不可谓不惨重。

某些保健品不仅继续祸害消费者,而且还在拼命为自己“洗白”。就在单亲妈妈方湘钰在病床上饱受折磨之时,那个把她推入深渊的企业,居然获得入选“2019中国营养健康产业十大正能量”,涉事方中国保健协会事后澄清,此次并非颁奖,仅为正能量事件推举。但此事,依然掀起舆论的轩然大波。

可见,权健的教训,警示效应不容高估。彻底整顿保健品传销的乱象,必须以权健为范本,继续拿出“动真格”“零容忍”的铁腕姿态 ,对违法问题一个都不遗漏,在严查责任企业和负责人。

随着束昱辉获刑,舆论对于保健品传销的关注,呈现出退潮的势头。但是监管和执法部门,仍然需要绷紧神经。权健不是一个句号,而是一个起点,这一案件,理当成为全面整顿市场,彻查对保健品和直销企业违法问题的契机,是刀刃向内,重塑监管的公信的契机。

聚合阅读 长城 传销 只是 评论 权军